电脑版
返回

搜索 繁体

于晴

出生年月:1973年3月 出生地:台湾台北市

于晴的全部作品集

神仙姐姐

言情 / 排行榜 完结

别人说心疼魏宝平,都只是嘴巴说说的,谁会信?
就我姐不一样,她是真心疼我,我希望她愈心疼愈好,疼得不得了,
就算她很难受我也想要她疼。这样的我,是变态吗?
——少年魏宝平的烦恼
这总是在狂风暴雨时蹦出来、自称是他神仙教母的脱线大姐姐真的是魏家的祖先奶奶吗?
可是她明明有体温、有呼吸、摸得着、会抱他哄他,
而且奶奶是很多人的,神仙教母却是他一个人的。
虽然她一点法术也没有、一点智商也没有、什么都没有……
但没关系,她有他。
这世上只有她对他是真心的。
他要想办法让她从佛牌里出来,让她看着他长大,
一直到很老很老,他都宠她照顾她,还会给她养老;
他得小心翼翼,不能走错任何一步,他不要失去她……
可是她就这样突然不见了,不理他了。
是他做错了什么吗?

有女舜华

言情 / 排行榜 完结

一报还一报……
这、这……去他的絮氏诅咒!
她好歹是个金商之后的大家闺秀--呃,好吧,衰败的金商之后,
而且还是一世多病的金商之后大家闺秀。
但,她一生良善,待人客气至极,从没做过坏事、也从没害过人,
虽絮氏一脉注定到她这代绝后,可也该给她个好死,而不是这样人人喊打呀。
她一点也不想要变成这样好不好!
虽说她现在真的很壮……比北瑭任何一个女人还壮!
可这样顶著一张绝美容颜,却是人人除之而后快啊!
走在大街上,有人拿刀喊砍;睡在床上,家乐集体谋害她……
哇哇哇……这种日子教她怎么过呀!
原来名门富户看似风光,其实还真不是人干的!她可不可以——
去他的絮氏诅咒!她回不去了……她再回不去了啦……

新浪龙戏凤

言情 / 排行榜 完结

金璧皇朝龙运史里预言,
本不该成为帝王的他,将在未来成为皇帝,
但在位时间不长,且会在某一天被个叫无盐的女人谋害……
……一女出,谓无盐,得帝而毁之。
无盐女到底是谁……
她?!与他一夜疯狂的雕版师?!
真是……寻踪觅迹无处,那人却阴错阳差上了他的楼船又受了催情香……
就只是一个喜欢雕版的姑娘,
对他能有什么威胁性?
她是怎么对他动了杀心?
或那“毁”字有其它注解?

斗妻番外篇2

言情 / 排行榜 完结

唔,胭脂水粉?
老板说,抹上这个,意中人肯定心动不已。
只是心动,不是冲动,应该不打紧吧!
嗯,她的「晋江工程」进度落后;东方非又超前过多,
有时平衡一下,也是好事……
这花前月下之约……值得期待了!呵!
花前月下之约后……
三题定胜负!
输了离房;赢了……满室……

斗妻番外篇1

言情 / 排行榜 完结

太平盛世?这就是太平盛世吗?
为何这样的盛世未及他穷困的家乡?
所以他被卖了……不为赚钱,只为家里少个人抢饭吃!
可,有谁会要他?这样一张天生异貌,谁见了不怕……
啊──这阮家小小姐,这力大无穷的阮家小小姐啊,
她轻一拍,桌子顿时碎屑纷飞……她真的只有六岁吗?
瞧她一听到背书,身子居然缩得比他还像个小老头;
还有她那个闷葫芦似的小师弟,竟连背书、罚跪也能睡着!
所以,他成了他俩的伴读……
怪了,只是伴读……为何他会全身热气直窜?
他的冬天,开始有暖意了……

就是皇后:皇上癖好

言情 / 排行榜 完结

身为徐家女子,非朝中栋梁,即边疆猛将!而她……
而她……而她只是徐家明珠里那颗刺目的小沙砾,
一生平顺、温良,成不了啥大志业……
也罢也罢,成不了啥大志业,
那她就快快活活地过她平顺、温良的一生吧!
只想捡个平顺日子过,可无奈她连上小倌馆找个伴都得捡她们挑剩的……
真这般难吗?其实,她的要求并不高呀,
只要肯花点心思在她身上,真心对她好,就算有些残疾也无妨的。
她无妨,人家可有心了!瞧,连个小倌人也都只想踩着她当跳板……
唉,连找个伴都能找得这般窝囊,她当真是……咦咦?
眼前这位温润如玉的斯文贵公子……真真教人如沐春风啊!
大魏来的皇室质子是吗?她捡到宝了不成?感动啊……
呜呜,众人皆动容,岂知──
原来那夜的赚人热泪,纯属这位大魏皇帝一时的癖好发作而已……

一鸣天下

言情 / 排行榜 完结

吃吃吃……吃、吃太多了?
唔,她也不想这样一直吃一直吃啊!
吃得这般圆滚滚,吃得如此没形象……
想她还奢望能当个威风的“数字公子”呢!
她也不想这样的,可是,她不能不吃啊……
而且,就算她不吃,某人也会强逼她吃呀!
也不想想,她可是长辈呢!
瞧,她只是还想多聊一下下,还不想又无梦睡去,随即——
嚼嚼嚼……唔,某人又喂她食了!
唉!有时就连在那样“亲密”的节骨眼上,
她也不忘吃吃吃……真是破坏了那份美感。
但是——她还能奢求更多吗?
他说可以!还一脸笃定……
好想相信他呀,虽然明知道他老是骗她……

妖神兰青

言情 / 排行榜 完结

绝境吗?
十三岁,被家主赶出兰门,从此「妖神」之名便烙了身,
妖神二字,并非荣耀,而是毁灭……
十八岁,为了江湖传言得之便能愿望成真的鸳鸯剑,
他带着关家傻大妞展开逃亡生涯……
是绝境吗?
那可不,鸳鸯剑算什么?人家想玩,他便陪着一块玩罢了,
哪管什么剑的!
倒是这傻大妞……两岁的娃儿能懂什么?又能记忆什么?
可,为何她看他的眼神……是防他吗?
看着那眼神,心口竟不自觉揪了起来……
他竟有股……远离江湖,从此两人找个地方平淡过一生的想望……
平淡过一生啊……心愿很小,却是大大的奢望……

闲云公子

言情 / 排行榜 完结

身为中原江湖人口中魔教的左护法,
又十分荣幸地被那个疯子教主视为接班人……
呃,坦白说,她个人是比较倾向一个人苟且偷生一辈子啦,
只是——唉唉唉,她这人一向运气不错,
十岁稚龄时,教主赏了个俊美天奴与她,
为求生存,她和她的天奴从此焦孟不离,合作无间;
他允跟随她一生一世……好个一生一世啊!
十四芳华时,无声无息被一个分不清东南西北的家伙瞧去了她美背,
呜……只是美背,没什么要紧没什么要紧,
她很大方的,不用负责了;
岂知她大方,人家可执拗了,非拗她个义妹当当不可!
义兄义妹﹖听闻云家庄有个江湖皆知的恶习……
啊——失策!失策!
一旦碰了这个九重天外无边春色似毒罂栗的天仙,她还能全身而退吗?

断指娘子

言情 / 排行榜 完结

一见钟情啊……
原来这就是一见钟情的滋味呀!
既想蹂躏她,又见不得她受虐的心情……
真是有趣呢!
官大如何?权大势大又如何?
怎比得上挑战这个力大无穷的小女人来得好玩呢?
太好了!好久没这么有斗志了,
是先吃了她?玩玩她?还是……
就这么办吧!他决定等着她……主动慢慢爬过来,
看她可怜兮兮地跪伏在他脚边亲吻他的脚趾头——
太残忍了?不,怎么会残忍呢?
瞧她瞧她,真是打断筋骨反倒勇啊……
谁能折她腰断她后路呢?他亲爱的娘子!
也许……也许他该好好想想了,
想想如何成为她心头一块割舍不了的肉……
真是愈来愈有挑战性了!

是非分不清

言情 / 排行榜 完结

想跟他斗?省省吧!
他要这么容易被斗垮,又怎能在朝堂上翻云覆雨呢?
想当年那个阮卧秋不就是斗不了他而给毒害了吗?
他一代首辅大臣之名,可不是叫着好玩的哪!
不过呢,一人独大的局面真是无趣呢!好孤单啊……
咦?这哪来的小家伙啊?力大无脑?哈!有趣!
瞧他那正直的样儿,不正是当年阮卧秋的翻版吗?
太好了!他的趣儿来了!
想想,想想!对这个鲁直家伙,他该怎么玩呢?
伤脑筋啊,他想好好玩玩的,谁料……
他?她?难道……一开始他就被她给玩了?

到处是秘密

言情 / 排行榜 完结

哇,师父的裸身……她头晕了……
不能想、不能想,再想她会先吐血而亡……
绝对不能告诉师父,不然她会死的很惨!
——这就是她十五岁的小秘密。
师父有个秘密跟她分享,让她从此上穷碧落下黄泉,再也寻不到他……
——这就是她从此不听秘密的原因。
传说中,江湖上闻人庄舅甥大斗法,
斯文老舅爷蓝天公子处心积虑要除掉身为庄主的外甥……
在遇见她之后,蓝天公子也有个秘密……
——一辈子也不会告诉她的秘密。
原来,江湖上到处是秘密……
上穷碧落下黄泉,她终于找到了一辈子的伴侣……
那她内心真正的秘密……到底该不该说呢?

春香说

言情 / 排行榜 完结

遇春则香,好个春香公子!
出身名门正派,血统纯正到比黄金还高贵……
是啊是啊,真是差了个云泥之别了,
想她好歹也出身书香之后, 可
亲亲爹娘偏偏没教给她高雅气质,
只留她天性一身市井气息……怎配啊!
是不配!
无奈这人天生散漫,发懒成性,懒到……对女人一点兴趣也没,
却是一个不小心掉到她跟前,一头给栽了!
这下……哎哎哎!春天失火了,她今朝著了火……
怎生了得?她怕天打雷劈啊……
可美色当前……不吃会不会对不起自己?
肯定会!那就……管它的咧!
那就今朝有酒今朝醉,明日愁来明日愁呗!

南临阿奴

言情 / 排行榜 完结

有此一解,“奴”字,在南临有卑贱之意。
天可怜见,她小名刚巧就叫“阿奴”,卑贱阿……
不不不!她虽名为阿奴,但她可是堂堂胥人之后、徐家第六女,
瞧瞧!是那个“四国四姓一家亲”的胥人之后耶,
哈——不想抬头挺胸都难!
更何况,她还受尽皇室独宠!只是……
只是……好呗好呗,她承认,她是备受宠爱,
但,她奉旨永不许出京,一世都只能是个井底小青蛙呀!
小青蛙呀……她的眼睛总是一厢情愿追寻着那个翱翔天际的飞鹰。
他在天上飞,她在井底永远也追不上……
飞鹰啊飞鹰,可不可以叼着她阿奴这只小青蛙一块飞越南临呢?
她愿做他一世小家奴啊……只要她能再活久一点!
可不可以呢?可不可以带着阿奴远走高飞呢?我的五哥啊……